书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书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为明朝立下汗马功劳的胡大海真是少数民族胡大海是个怎样的存在

发布时间:2021-01-07 12:44:09 阅读: 来源:书套厂家

为明朝立下汗马功劳的胡大海真是少数民族?胡大海是个怎样的存在?

文章来源:本文首发于社会科学报。

长身铁面老先锋,知遇滁阳参大封。不掠不焚而不杀,阵中三约众军从。

这首诗用短短28个字描述了一个勇猛无比,军纪严明的大将,而这名大将不是别人,正是为朱元璋起家立下汗马功劳的胡大海。

胡大海字通甫,泗州虹县人,明史中描述大海长身,铁面,智力过人。通俗点讲就是长得高,大黑脸,聪明过人,活脱脱就一元末张飞。今年来许多网文中说胡大海是回民,祖上波斯,随蒙古大军来到的中国。然而这一推论笔者在正史中是没有看到任何根据的。而且通过史料可以推论出基本是不可能的。史料如下:

“初,太祖克婺州,禁酿酒,大海子首犯之,太祖怒,欲行法,时大海方征越,都事王恺请勿诛,以安大海心,太祖曰宁可使大海叛我,不可使我法不行,竟手刃之,及关住复被杀,大海遂无后。”

这段史料讲得是朱元璋打下婺州的时候,禁止酿酒,原因也很简单,酿酒需要粮食,老朱这会儿还不是土财主,粮食是战略物资,肯定不能这么浪费,这种禁令曹操当年也下过。然而胡大海的儿子却带头酿酒,朱元璋宁可胡大海叛他都要维护法度,砍了胡大海的儿子。

这个时候肯定有读者会问,这段记载和胡大海的民族有什么关系。众所周知,伊斯兰教的信徒穆斯林是严禁饮酒的。如果胡大海是回民穆斯林,那从小生活在穆斯林家庭中的胡大海的儿子怎么会去酿酒,这是犯了大忌的。完全可以推翻胡大海回民论。虽然正史中并没有记载胡大海的民族,但是肯定的是他不是回族,也不是穆斯林。

上文说过,胡大海是泗州虹县人,现在那边还有一个大胡台村,说都是胡大海的后人。胡大海生年没有记载,早年投奔朱元璋之前以何谋生也众说纷纭,有的说是打鱼的渔民,也有的说他是炸油条的。传说胡大海三十左右的时候和当地恶霸欺负,妻子死了,为了救儿子杀了几个恶霸。后来被恶霸的同伙诬告杀人,被官府抓了,审判结果十天后问斩,胡大海不甘心就带着儿子逃狱,听说朱元璋在滁州声威大振,就投靠了朱元璋。(以上故事纯属民间传说,切勿完全当真)

来到滁州后,朱元璋看他这长相很猛,一交谈发现是个人才,就命为先锋。胡大海第一次为朱元璋立功是在元顺帝至正十五年,郭子兴刚死,他的老冤家孙德崖来抢徐州,胡大海和吴祯联手击杀了孙德崖。这是胡大海在史料上第一次出手。之后的渡江一系列战役中,朱元璋可以说是用兵如神,出彩的也更多是自己的淮西老乡,胡大海作战勇猛也屡立战功,至于功劳有多大呢,我们来看看元顺帝十六年朱元璋占据金陵,进位吴国公后的领导班子,文臣这边暂且不论,关系不大。武将这边置江南枢密院,以徐达,汤和同佥枢密院院事(相当于军队一把手)。置帐前总制亲兵都指挥使司,冯国用为都指挥使(亲卫队队长)。置左右前后中五翼元帅府及五部都先锋(独当一面的带兵大将)。胡大海因为屡立战功作战勇猛,授以右翼统军元帅,相当于一个方面军的元帅,基本上在早期的朱元璋军中属于中高层人物。这在朱元璋拿下滁州之后投效的将领中,如此受重用是非常罕见的。从此胡大海就开始了他的连胜模式。

朱元璋打下集庆,进位吴国公后,江南地区不光要和元军打,还要和徐寿辉张士诚打,战争就十分的频繁,在这个背景下。顺帝十七年七月,邓愈胡大海克绩溪。同月,胡大海击败元将八思尔花和建德路万户吴讷,攻克徽州。这个时候胡大海的老战友邓愈升官了,行枢密院判官兼雄锋翼元帅府,镇守兴安府(徽州)。徽州战略地位重要,是浙西的门户,战略地位重要,后来的太平天国就曾经和清军在此地反复拉锯。胡大海拿下了徽州,浙江的张士诚开始倒没啥屁放,因为被元庭名将杨完我虐的找不着北了。元庭不甘心徽州重镇丢失,命杨完者领兵来攻,如果徽州丢了,那朱元璋势力的南边就会暴露在元庭的势力之下。同月胡大海克休宁进攻婺源(都在徽州境内),苗将杨完者领兵十万来攻,欲收复徽州,战争一触即发。

杨完我何许人也,这位老兄原本也是元末造反的群雄之一,原名杨通贯,史书记载他“擅骑射,能文章,有入相出将之鸿才”说白了就是很牛掰,文武双全。在湘西拉了几万苗兵起来,湘西历来民风彪悍,所以他的部队战斗力也相当强悍。后被元廷招安,刚出道就击败徐寿辉收复重镇武昌,授封湖广副都元帅,其他叔侄亲戚也各有封赐,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他的部队骨干都是一家的亲戚。之后苗军开赴江浙,击杀朱元璋系统大佬郭天叙,张天佑,朱元璋也因为有号称元末纪信的宋国兴得以身免。至正十六年正月,张士诚攻下杭州,杨同贯奉命收复杭州,在杭州城杨通贯同张士诚的弟弟张士德大战数日,最后“士德大溃,收拾残兵,十丧八九。”同年八月,杨通贯在嘉兴火攻张士诚,“大火焚烧至四十里不止,淮军死者慎众”苗军趁势掩杀“斩首七千,俘虏数千,张士信以伏水遁还”基本打的张士信全军覆没。可以说杨通贯在江浙吊打群雄,威震东南,苗军也从开始的几万人发展成二十万大军。至正十七年,元廷升杨通贯为江浙行省右丞,骠骑将军,并以克全忠义而赐名杨完者。可以说脱脱之后,这应该是元朝在南边唯一能打的军事力量了。

十万大军压境,徽州岌岌可危,此时的胡大海还在攻打婺源,邓愈手上缺兵少将,巧妙的布下空城计,打开四门,吓住了苗军,给胡大海争取了回援的时间。胡大海得到消息后星夜回援,在徽州城下大败杨完者,杨完者此战后一蹶不振,损兵数万,退守浙西。

徽州之战后,至正十八年三月,胡大海同邓愈李文忠合兵出昱岭关,直插浙西,意图攻下建德威胁杭州。出昱岭关后的淳安之战,三人协力大破长枪元帅余子贞,收降了三千余人。等到了建德,参政不花,院判庆寿,元帅谢国兴,达鲁花赤喜伯都刺,总管杨瑀接到淳安战役战败的消息后全部弃城跑路了。建德遂不战而下。

建德丢了,近在咫尺的杨完者坐不住了,马上重振军力,杀奔而来。然而这位仁兄早已没有了当年吊打三雄的气势,在建德又被邓愈胡大海联手击败,收降三万余人。浙西一连串的胜利,让朱元璋东南方向的压力大减,当然胡大海的赫赫战功也引起了朱元璋的注意,此战之后这个昔日的黑脸大汉也从方面军元帅升成了行枢密院判官。大概就是部队还是不动,官衔上给他升了一级。人逢喜事精神爽,升官后的胡大海同邓愈李文忠配合的相得益彰,在建德徽州一线,又连败杨完者三阵。而杨完者经此一系列的大败后,兵锋顿减,八月被队友达识帖木儿出卖,自缢身亡。

人死了,事还没完,杨完者自杀后,苗军仍在,被元廷卖队友的行为刺激后,苗军余部李福等三万人一怒之下给朱元璋递了降书,朱元璋大喜过望,马上派李文忠前去安抚。杨完者的死,可以说标志着浙西三足鼎立的态势完全逆转,元廷的势力在浙西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朱元璋稳住了战线,张士诚崛起了,同时也为胡大海的出师未捷身先死埋下了伏笔。

回归主题,浙西战线彻底稳固后,陈友谅这个老冤家和朱元璋的交往,在他攻下安庆后渐渐变得频繁起来。所以朱元璋对于东线的战事就没有那么的关心,因为吴氏兄弟的江阴,耿炳文的长兴,李文忠邓愈的建德已经如同一条马奇诺防线把张士诚死死的拦在了浙江。在这种背景下,胡大海就如同一头脱缰的野马,开始往浙东挺进,杭州事变(杨完者身死)两月后,胡大海攻取兰溪,获元廉访使赵秉仁等是十四人,马牛羊万头。“兰溪踞杭严之上游,职衢婺之门匙,南蔽瓯括,北捍徽翕”进一步巩固了“江兴德防线”,同时威胁浙东。朱元璋一听说胡大海攻取兰溪,立马在兰溪设立了闽越翼元帅府准备攻取婺州,也就是现在的浙江省金华市。

就在胡大海有条不紊的准备着攻取婺州的时候,他的军中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他就是朱元璋。朱元璋深知婺州的战略地位之重要,攻下婺州,南可随时下福建,东可完成对张士诚的弧形包围圈,远在宁国的朱元璋终于还是坐不住决定过来瞧瞧。十二月,胡大海领兵抵达婺州,然而还没开打,胡大海又升官了,朱元璋一纸令下,胡大海从枢密院判升为枢密院事。这帐还没开打,就升了一级,你说胡大海能不效死命?胡大海也不着急,他先布置军队完成对婺州的包围,然后派一个小吏周得远进城招降,婺州的达鲁花赤僧住表示,我乃大元帝国的地方军政长官,投降你们这些乱党算啥?滚蛋。

胡大海知道后,也不多废话,把婺州围的是水泄不通,但并不急于攻城,因为他在等,等元廷的援军,婺州的战略地位重要,元廷不可能不救,果不其然,浙东宣慰副使石抹宜孙和胡深领万人战车数百,前来救援。胡大海一看,小样来的好,我还怕你不来了。胡大海带着养子胡德济,知道石抹宜孙战车多,不宜在山地作战,便在梅花门外果断出击大败石抹宜孙。婺州文武一看援军惨败就产生了分歧,到底是战是降。最后枢密院同佥宁安庆都事李相开城门投降,婺州拿下。然而前面那位忠心的达鲁花赤僧住也并不是见风使舵之人,他听闻李相献城之后,淡定的同浙东廉访使杨惠一起为元廷殉葬了。

婺州之战,浙东大门骤开,胡大海按照既定计划开始朝杭州包围网的下一站绍兴进发,这次的垫脚石叫诸暨。至正十九年正月,基本毫无悬念的战斗,胡大海俘虏四千余人,马六十匹。然而他不能停下,因为前面有此次军事计划的目的地,宁越重地——绍兴。虽说绍兴也是一座重镇,但是兵法云不守无援之城,张士诚军主动出击,想打胡大海一个措手不及,结果在蒋家渡和萧山东关连败于胡大海,张士诚大将吕珍一看主动出击打不过,马上收缩兵力等待战机。

此时胡大海可以说用自己一连串的胜利让朱元璋彻底看到了自己的能力,陈友谅在西线也越闹越凶,朱元璋在回应天坐镇之前,以宁越重地绍兴,命胡大海守之,同时还给胡大海留了个读书人,都事王恺负责后勤。(当然此刻胡大海还没有完全攻占绍兴。)此时可以说朱元璋把东线最残酷的位置交给了胡大海,胡大海此时周围主要有三大敌人,衢州宋伯颜不花,此人的特点是多智计,处州石抹宜孙擅用谋士,绍兴吕珍兵力雄厚。可以说这三个敌人无论哪一个都不好对付。此时的浙江,邓愈,李文忠,常遇春都在,然而朱元璋却把如此重要的位置全权托付给了胡大海,可见这朱元璋对其能力的肯定和信任。

六月,张士诚大将吕珍围诸暨,在城外筑起堤坝,准备堰水灌城。胡大海提兵赶至,猛攻堤坝,吕珍不敌。胡大海拿下堤坝,机智的用拦水坝蓄的水,反灌吕珍大营,上演了一出水淹七军。吕珍大败,被洪水围困,眼看着马上就能全歼吕珍,这个时候吕珍怂了。他骑马来到阵前,折断箭矢,发誓退兵。胡大海居然奇迹般的答应了,后勤主管王恺就不干了,他说吕珍狡猾,这家伙不能信。胡大海则淡定的装了一X道:“言出而背之,不信。乘其去而击之,不武。遂引兵还。”

从这件事来看,胡大海是个相当讲道义的人,更是一个君子,战场上为了战胜对手他可以兵不厌诈,但是一旦他和对手答成了协议,他是不会去违背约定偷袭对手,这和他的性格有关系,这种性格也让朱元璋对他的忠心坚信不疑,杀胡大海的儿子都坚信胡大海不会背叛自己,当然这种君子之风,也导致了他后来的悲剧。

吕珍信守了诺言,退兵走人。胡大海就可以安心的对付他的三大对手之一,石抹宜孙。五个月后,胡大海攻处州。之前说过,石抹宜孙擅用谋士,这不是没有根据的,元末明初鼎鼎有名的浙西四贤,有三个曾经在他手下做事,分别是刘基,叶琛,章溢。刘基因为石抹宜孙讨伐方国珍的时候不听自己的劝谏,怒而辞官。此时浙西四贤还有叶琛章溢在石抹宜孙麾下效力。

石抹宜孙为了对付胡大海也作了相应了配置,史书记载“遣元帅叶琛屯桃花岭,参谋林彬祖屯葛渡,镇抚陈仲贤照磨陈安屯樊岭,元帅胡深守龙泉。”四处驻军拱卫处州城可以说是固若金汤,胡大海面对如此防守也是一筹莫展。可就在这个时候,龙泉守将胡深投降了,这下桃花岭,葛渡,樊岭,龙泉互为犄角的防御圈破绽大开,胡大海挺进处州城下,石抹宜孙力战不敌,败走庆元县。至此处州七县皆下。至此,胡大海身边的三大对手衢州宋伯颜不花已经被常遇春KO,吕珍已经吓破了胆,石抹宜孙精锐尽失,败亡只是时间问题,宁越局势一下豁然开朗。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胡大海准备进一步扩大战果的时候,至正二十年五月,陈友谅亲自领舟师十万攻陷应天门户太平,枢密院判花云战死,兵临龙江,应天告急。陈友谅势大,朱元璋赶紧从浙江抽调兵马,稳定宁越的胡大海自然首当其冲。六月胡大海采纳王恺的建议,亲自引兵攻信州牵制汉军(陈友谅军),在灵溪大败汉军,攻陷信州城,陈汉(陈友谅的国号为汉)门户洞开。信州拿下后,改名广信府,但是拿下归拿下,现在问题来了。后勤吃紧,粮食不够了。后勤部长王恺建议胡大海放弃广信,收缩战线好补充军需。胡大海断然拒绝,表示广信乃“汉之门户,闽楚襟喉地也,可弃之乎?”胡大海的信州战役有力的支持了朱元璋的正面战场,牵制了陈友谅的军力。

胡大海在广信府一守就是一年,一直到一年后的采石大战,朱元璋大败陈友谅,缓解了西线的压力后,才重新给他委派工作。当然,胡大海又升官了。至正二十一年五月,胡大海升中书分省参知政事,镇金华,总制浙东兵马。相当于浙东军区军政一把手,权利极大。胡大海正准备收拾包袱回浙东大展拳脚的时候,我们的陈友谅同志不干了,你这占了便宜就想走,没这么容易。汉将李明道领兵攻广信,这哥们也是个人才,他据守玉山草坪镇,围点打援,阻击援军,元帅夏侯德润战死。打完援军,他兵锋一转,准备一鼓作气拿下广信,收回这个陈汉的门户。胡大海亲自领兵守灵溪,养子胡德济守广信府,互为犄角,夹击李明道。李明道哪里是这两父子的对手,胡大海大破汉军,生擒李明道,俘虏千余人。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陈友谅果然是真爱,眼看着胡大海要走了,马上过来怒送一波人头,李明道如果晚一个月过来,估计广信之战的结果就不会这么惨了。

回到金华后,胡大海心急火燎的打了第二次绍兴战役,然而这次笔者终于看到了胡大海的败绩,因为前锋张英不听指挥冒进战败身死,导致第二次绍兴战役流产。这是笔者能查到的胡大海唯一的败绩,也是胡大海征战生涯的绝唱,可惜最后一场战役竟是以攻城不克收场。

至正二十二年二月,胡大海纳降的苗将蒋英,刘震,李福叛变,邀请胡大海去八咏楼阅兵,见了面,蒋英让其手下跪在胡大海马前,状告蒋英的过错。胡大海正奇怪,回头看蒋英的时候,蒋英从袖子里抽出棍棒猛击胡大海脑部,胡大海倒地身死。其子关住,郎中王恺皆遇害身亡,胡大海绝后。当时正在严州主事的朱文忠,闻变马上同大海养子胡德济杀奔金华,蒋英等贼见不敌,洗劫了金华城后投奔张士诚而去。胡大海死讯传来,朱元璋悲痛万分,誓要取蒋英狗头血祭胡大海。他做到了,四年后李文忠攻杭州,蒋英被抓。朱元璋下令“刺其血以祭大海。”

胡大海是元末明初朱元璋派系里统兵能力较强的几位帅才之一,在其生前的战绩上可以说是战功显赫,完全不亚于同时期的徐达常遇春,明史赞其“大海善用兵,每自诵曰,吾武人,不知书,惟知三事而已,不杀人,不掠妇女,不焚毁庐舍,以是军行远近争附及死 闻者无不流涕,又好士,所至辄访求豪隽,刘基 宋濂叶琛,章溢之见聘也,大海实荐之。”胡大海死后,朱元璋为表彰其功勋,追封胡大海为越国公,谥武庄,立肖像于功臣庙同时配享太庙,这可以说是最高规格的死后待遇了。当然,胡大海为人正直,待人真诚,这在对待和他同样的君子之时,固然效果不错,然而用这种态度对待奸诈狡猾之徒,却显得天真稚嫩,也是这种性格缺陷导致了他没有看到日月重开大汉的那一天。

哈尔滨性病医院

黑龙江胃肠医院

上海风湿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