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书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社监委被指为红会公关部回应称举报多数是谣言

发布时间:2020-03-04 06:15:36 阅读: 来源:书套厂家

称其经费场地由红会提供委员所在社团被曝与红会有商业往来

昨天,知名爆料人周筱赟发文称,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的实质就是红会养的公关部,社监委委员、新闻发言人王永则被指为社监委实际控制人,其所在社团与红会涉嫌商业利益交换。对此,王永发表声明称,红会出经费是国际惯例,自己与红会并无商业利益往来,自己被质疑完全是被误伤。

红会社监委相关负责人称,社监委经费及场地均由红会提供,但不会影响社监委的独立性,社监委将会通过官微对爆料人涉及到社监委的相关内容予以说明。但直到昨晚9点,其官微尚未公布相关信息。

不过,昨天下午6点多,爆料人周筱赟新浪微博所发的3条关于质疑红会社监委的微博显示被删除。对此,周筱赟发微博称,并非他自己所删,而是被系统管理员加密了。

“我的所有爆料都有书证和物证。”他说,有些材料是通过红会内线和王永公司的内线获得,并超声法祛眼袋且很多都可以溯源验证。他在爆料中也上传了多份材料。对于当时委员王永的回应,他表示并不能满意,认为有些避重就轻。

据了解,周筱赟曾揭露卢美美父女“中非希望工程”、中华儿慈会“48亿巨款神秘消失”等事件。根据周筱赟昨天上午发布的微博,下一步,他还将发布红会社监委爆料的“下篇”。

□独立性质疑

经费不独立无法保证监督

周筱赟在微博中称,《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章程》规定,中国红十字会应当为社会监督委员会开展监督活动提供必要的经费保障、为社监委及其秘书处日常办公提供办公场所及设施。

周筱赟表示,红会花钱请人调查,无法保证社监委监督的独立性。红监会(社监委)是靠红会养着。

-回应

被监督方买单符合国际惯例

对此,红会社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早在社监委成立的第一天,就已经针对经费问题作出解释,社监委委员作为志愿者不拿报酬来承担监督工作,但在实际监督中不可避免会产生费用,“委员利用自身资源来募集经费是一种解决形式,但募集不到时红会承担必要的费用是应当的,不会对监督产生影响。”

王永也表示,被监督方需要承担监督方在开展监督激光祛斑会反弹吗工作时发生的费用,是现代治理结构的一种通行做法,符合国际惯例。目前,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质疑,社监委目前使用的工作经费由一位委员主动捐赠。

王永说,目前社监委实际的调查经费只花了几千元,主要是张勇委员前往成都调查成都市红会募捐箱长毛事件时的机票和住宿费用,“这个问题其实挺无聊的,委员的捐赠不可能打到个人的账户,就算是打到红会账户,那也是社监委的钱,红会也只是代为托管,我们怎么花不需要红会签字同意。”

常设机构秘书处设在红会

周筱赟指出,红监会(即社监委)的常设机构秘书处就设立在红会,其工作人员就是红会的人员,其日常监督更加无法保证独立。

-回应

秘书处只负责后勤无决定权

社监委相关负责人称,社监委的秘书处确实是设在红会,但其工作人员是独立招聘的,主要是负责后勤及协调等问题,具体事务秘书处无权决定,而是由社监委召开委员大会征求全体委员意见来决定。

据介绍,社监委秘书处确实有红会人员,“但只是起到一个联络员的作用,社监委有什么情况可以及时通过联络员与红会沟通。”

只负责辟谣而不负责监督

周筱赟称,红监会只为红会辟谣而不监督,其发言人王永以红监会名义控制官方微博,未经委员投票表决,为红会辟谣、澄清,“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的实质就是红会养的公关部。”

-回应

针对红会举报大多数是谣言

“说我是‘红监会’的实际控制人,这实属高估我的能力。”昨天,王永回应说,按照社监委章程,社监委由医疗卫生、财务会计、法律等领域的专家学者和志愿者等各界代表组成,自己只是16位委员之一,而每个委员都是非常独立的,“任何人都控制不了社监委。我当然也没有能力控制社监委。”

他表示,按照社监委新闻发布制度,社监委官方微博由新闻发言人负责管理,他曾经也确实负责社监委的微博运营,“我之所以会被质疑,可能是由于我是社监委的新闻发言人,相对来说发出的声音较多,所以被误解为我是社监委的控制人。”

王永说,按照社监委的工作流程,接到网友的有效举报后,可以展开调查,而调查的结果会有两种情况:属实的要批评甚至谴责,不属实的要予以澄清。但由于调查的结果显示,谣言占的比例确实比较多,所以容易给网友留下“辟谣”的印象。

“我觉得我被质疑是被误伤了。”王永说,后来社监委也注意到网友的这种误解,已经和红会进行了沟通,以后凡是涉及质疑的事项,均由红会的官方微博出面回应,社监委的官方微博不再发布这方面的内容。

红会社监委相关负责人昨日也对记者表示,目前社监委的工作流程是没有问题的,以后会根据新的情况进一步完善。

□商业关系质疑

红会曾支持委员社团活动

周筱赟指出,王永同时也是“品牌中国产业联盟”秘书长。他提供的材料显示,在2007年,中国红十字会下发红头文件,成为品牌中国举办的“中国品牌节”相关活动的支持单位,品牌节的嘉宾席位收费从3800元/席到88000元/席不等。

周筱赟认为,作为社监委的委员王永,与红会涉嫌直接的商业利益交换。

-回应

所在社团与红会无利益往来

对此,王永承认确实有此事,但是邀请红会作为品牌节的支持单位,“是为了推广公益慈善事业,让更多与会企业家了解企业社会责任和公益慈善。”

他表示,当时我们没有收取红会一分钱,红会也没有收取主办方和支持单位的管理费,我们与红会没有任何利益往来,在品牌节的电视晚会上,一些企业还主动向红会捐赠了善款和实物。

他表示,有关文件和资料2007年就已经在品牌中国的官方网站上发布,任何网友都可以随时查询。

王永说,品牌中国不是国家机构,没有拨款,活动所需的场地、食宿、舞美、嘉宾、宣传、物料等都需要支付费用。关于活动的收费问题,达沃斯论坛、博鳌亚洲论坛,没有一个是不收费的,论坛收费并无不妥。

委员社团向红会领导颁奖

周筱赟称,今年,王永所在的品牌中国产业联盟还给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颁发了“中国十大品牌女性”奖项,这无疑是失当的。他同时对品牌中国产业联盟的NGO(非政府组织)身份也进行了质疑。

-回应

评委会认为其符合当选标准

对于颁奖一事,王永解释说,正因为自己是社会监督委员会委员,所以才有机会近距离了解赵白鸽的工作思路和工作状态,了解她为红会改革所付出的种种艰辛,承受的种种压力,所以在评选的过程中,“我向评委会做了推荐,但我只是评委之一,并不能左右最终的评选结果。”

王永介绍,评委会经过讨论认为,赵白鸽在郭美美事件以后临危受命,以扎实务实的姿态为这家百年老店“号脉”并大胆改革。评委会认为她符合当选的标准。他强调,评选的全过程都和红会没有任何利益往来。

而对于所在机构的NGO身份,王永表示,品牌中国产业联盟是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依法注册的社团,因为在国内,没有挂靠不能注册带有“中国”字样的机构。目前他们正在积极和民政部沟通,希望品牌中国能早日在民政部注册。

记者陈荞

标签:

公关部

红会

谣言

韩妃化妆品

罗梦轩

尿素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