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书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争气的穷小子非正式会谈终于迎来新任金主

发布时间:2021-01-20 17:22:45 阅读: 来源:书套厂家

似乎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非正式会谈》这档节目都很心酸。

这是一档豆瓣平均分达到9.2分的品质综艺,却因为身处二线卫视的平台收视率有限。

这是一档几乎纯素人的节目,谈话席两边就坐的是在国内没有任何知名度的各国留学生,节目里最大咖的明星?非要说有的话,可能也只挑得出大左和杨迪。

这还是一档以穷为主要标志的节目,网友为它给出的批注是穷穿地心,正在播出中的第三季甚至因为冠名商的离去还停播过一个半月。据说,即便2017年杨迪翻红,其录制酬劳也并未有任何提升,因为,他们知道,一提价我们这个节目可能就会垮掉。

但无法否认的是,心酸的事实之外,《非正式会谈》也有其幸运。

比如它拥有最忠诚、最操心的节目粉,这些粉丝为了让节目维持运转,可以组团去企业官微下留言私信求赞助,也表决心要众筹做节目,甚至最终真的引起了慢严舒柠、魅族、杰士邦们的注意。

它还拥有优质的11人团嘉宾,这些人可以为了节目,坚持在红之后不涨身价;也愿意完完全全把自己交给节目组,让观众和网友在他们的言语交锋中,去看那些自己不曾抵达过的世界。

8月28日,七夕。这一天也注定会被铭记在《非正式会谈》的节目历史上:粉丝们盼了3年、节目组多次筹划但最终止步于钱的粉丝见面会终于在武汉成行,作为一直关注《非正式会谈》成长的自媒体,捕娱记当天全程见证了盛况。

而在现场盛况之外,《非正式会谈》总制片人余晴、总导演李琳也通过采访,回应了《非正式会谈》的观众和粉丝最为关心的问题——比如说,复播后的节目组这回有钱了吗?已经做了105期节目还要继续第四季,选题上会遇到困难吗?

手握魅族和杰士邦

复播后的非正说其实自己还是穷

《非正式会谈》的停播,是在今年5月。

5月19日晚,非正播出第三季第23期节目。讨论的议题是,不想让孩子学习方言的我正常吗?

停播来得猝不及防,5月24日,节目官方微博表示《非正式会谈》将从26日起停播一段时间。当时在接受捕娱记采访时,知情人坦陈,停播与冠名商不再冠名、节目恢复裸奔状态有关。

而据捕娱记观察,慢严舒柠的冠名在第三季只出现了20期,从5月5日开始,《非正式会谈》开始裸奔,三期之后节目暂停播出,以精编版取代。

6月30日,《非正式会谈》正式回归。观众们发现,果真节目有了新的冠名商魅族,而为了给新金主打广告节目组和嘉宾们也是拼了,除了口播、拿着手机自拍之外,嘉宾们还会做作地用印有广告Logo的扇子给自己频繁扇风,魅族的元素,甚至也会加料出现在节目中的游戏环节里。

而最新消息是,《非正式会谈》在魅族之外还收复了杰士邦。这也是成人用品品牌首度赞助电视综艺。

与杰士邦的合作,势必要在节目中有所体现,目前,网上已经流传出一则非正式会撩的视频,节目中的嘉宾纷纷就情人节找不到酒店为题各抒己见,内容看起来相当符合杰士邦的口味。

再看看见面会上嘉宾和粉丝们玩的这些游戏——面对面喷奶、爱的抱抱、拍摄床照……两个老司机合作的感觉,就是很重口啊!

怎么能吸引到杰士邦?余晴和李琳笑着表示大约是节目Open、新锐、开放的气质与杰士邦产生了某种程度上的契合。一个值得关注的题外现象是,杰士邦近期在影视合作上频频出手,除了《非正式会谈》,他们还与电视剧《春风十里不如你》有了衍生广告方面的合作。

不过,即便有了冠名和一些广告赞助商,《非正式会谈》的创作班底依然压力不小,余晴和李琳说,节目组还是很穷。

捕娱记:冠名会对制作费用有改善吗?复播之后制作团队不穷了吧?

非正式会谈:我们还是很穷。这个具体表现有很多,比如第二季的时候还有很多外拍环节,粉丝也很喜欢。但是在第三季复播这后半段也还一直都没有钱出去外拍,只要超过摄影棚一定范围内我们都不敢带嘉宾们出去,因为涉及到各方面的经费,所以外拍环节这一季基本没有。

再有比方说我们一直也很想做一套新的舞美,目前这套舞美用了3年,各种被粉丝吐槽,其实3年前刚做出来的时候是很亮眼的,桌子都是全实木的。但三年之后惨不忍睹,经常有粉丝吐槽说我们不擦桌子,桌子很脏之类的,但其实是擦不干净……然后地板损坏程度也很严重,但是地板换一次的钱很多,我们还没办法承担,所以一直在这个破破烂烂的舞美里录到现在,目前也没有钱去换新的舞美。

还有比方说第三季快要结束了,想要做特别节目之类的,导演组就策划一些形式感,这就需要道具。但为这个事情开会的时候可能会屡屡停下来,大家会说,啊,我们没有钱,这个没有办法执行,啊,我们真的没有钱,没办法做这个道具……就放弃了我们的想法(抓狂笑)。

包括昨天这个粉丝见面会,三年了才做了第一次这么大型的粉丝见面会。其实本来第二季结束时就打算做,但因为经费原因……这次是特批的,台里给了很大的支持特批了一块费用,然后也有广告商的支持。

捕娱记:魅族的冠名会持续到下一季吗?

非正式会谈:目前第四季度的冠名还没有落实,所以……还在谈的过程中。

捕娱记:有了冠名商的感觉还是不一样对吧?

非正式会谈:(笑)关于有冠名、有赞助这件事,其实真正在钱上没有太多体会, 但因为以前桌子上空过很长一段时间,但最近主持人一直吐槽我们,说他们开场前有很长的口播。被吐槽的那一刻还蛮有幸福感的,虽然这个钱在物质上没有太多,但精神上给了我们很大的满足感。

当然,有了冠名和赞助,他们也会开玩笑,说现在有这么多赞助是不是要给我们涨点钱,但是他们也知道涨钱是不可能的,所以还蛮感谢他们的,虽然他们现在都蛮红的,但一直在照顾我们。主持人也是三年没有涨过劳务,因为他们知道,一涨劳务这节目就会垮。

捕娱记:所以有了冠名也只是解决最根本的制作问题对吗?

非正式会谈:二线卫视的生存确实很艰难,台里也不容易,我们也认为现在的赞助的费用和我们节目的制作经费相比,其实还是没有体现节目本身的价值,或者是说如果经费更充足,我相信节目会更好,完成度也会更好一些。

是他们帮它度过裸奔危机

世界上最好的粉丝是节目催生的

从红透网络的穷穿地心,到曾经真实存在的裸奔危机,再到现在制片人口中竟然迎来了不止一个赞助商的梦幻生活,《非正式会谈》节目组说,他们最应该感谢的人除了坚持录制的主持人和嘉宾们,还有用尽全力守护这档节目的粉丝们。

哪怕是到现在,社交平台上都可以搜索出第三季节目开播前,粉丝们为节目获得冠名,跑到周黑鸭、创维等品牌官方微博下留言的痕迹。

当然,这样的粉丝来源于优质节目本身自带的吸附力——有爱、不装又幽默的节目背后,是一群磨合了10年的强力团队。

捕娱记:停播的五周时间里,团队成员都在干什么?

非正式会谈:停播的那段时间我们一直是抱着希望的,总觉得节目冠名会有希望,所以我们当时还在进行选题讨论,一直是工作状态,我们是不希望它就这样停掉的。当然,最终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确定了跟魅族的合作,双方签约完成。

捕娱记:所以魅族和杰士邦都是因为粉丝才注意到我们这个节目的吗?

非正式会谈:有一段时间,一直都有粉丝帮我们拉赞助,我不知道最近还有没有,但我们的粉丝是真的会去有可能赞助我们的微博下面,给这些商家发私信发评论,请求他们来赞助我们节目。这个范围很大,不止魅族和杰士邦。再有就是,像魅族和杰士邦,也是因为他们公司比较关键的岗位上有我们节目的粉丝,所以基本上可以说是粉丝出面促成了我们节目的冠名和赞助。

包括曾经节目组跟世界卫生组织的合作,也是因为世界卫生组织的相关工作人员本身就是我们的节目粉。

其实通过粉丝来促成赞助和合作,是一种特别好的机制——他们一般都不会干预我们节目特别多的内容,最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节目的部分你们来做。

捕娱记:所以你们对粉丝有什么特别的话想说吗?

非正式会谈:谢谢他们,这个节目能够有今天、有冠名商,跟他们关系非常大,他们为节目组画的画,评论的留言我们其实每一条都看到了,这也是我们把这个节目在很难的情况下坚持做下去的原因,以后我相信,只要他们想看、只要我们能做,我们也想要永永远远做下去。

包括这次粉丝见面会,为什么我们想做,也是一种感谢他们的方式,在经费很紧张的情况下努力想做一个见面会,让大家面对面见到嘉宾们,就是对他们的感谢。

捕娱记:粉丝自发为节目组拉赞助真不常见,作为节目制造者,你们认为非正式会谈的魅力在哪?

非正式会谈:这个好像有点自卖自夸。(思考)我们觉得我们的节目有爱、真实、不装、笑点不尴尬。

一开始做的时候我们就很爱这个节目,选的那些嘉宾,导演组的所有人都很爱他们。可以说从一开始,我们选人的时候就萌发了很强的粉丝心。

这种爱不止存在于节目组和嘉宾之间,也存在嘉宾与嘉宾,主持人与嘉宾之间,有观众说这个节目的谈话气场里有一种爱,就连吵架都很开心很家庭,杨迪也说过他爱这个节目,因为每次录都会开心。

后来这种爱就演变成了粉丝对于嘉宾们的爱。一开始我们这个节目是没有粉丝的,嘉宾也很可怜,没有粉丝,他们也搞不清粉丝是怎么回事。做着做着就形成了一群铁杆粉丝,粉丝开始对这个节目也充满了爱。

所以我们总说,《非正式会谈》不是节目组的节目或者是主持人、嘉宾的节目,它很大成熟上是粉丝的节目,包括节目内容,粉丝在B站里给我们的梗我们会很快用到节目里。

当然,如果只是相爱的话就不会那么有意思,节目里的相爱相杀才有意思。嘉宾之间的长期吐槽,主持人的毒舌功力,节目里相互揭短吐槽的环节很好笑,但大家并不是吵架,节目里是一种真实的家庭氛围。

捕娱记:很好奇你们背后拥有一支怎样的制作团队?

非正式会谈:我们这个团队可以说是二流卫视中的一流团队,近十年都是常驻北京,和国内外一流团队长期合作共事。

我们团队的年龄层次,70后到90后都有,学历上武汉大学的不少,中国传媒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的也有,最近还有北大的小朋友也加入了。当然在团队里我们是业务第一,氛围超级简单,很多实习的小朋友也说我们是一个很舒服可爱的团队。

我们核心团队在一起接近10年了,而且相当稳定。可以说各个类型形态的节目都尝试过,包括游戏类、谈话类、综艺类甚至是户外真人秀,也都积累了一定的经验。现在自己总结的是,我们最擅长的就是带有文化感、国际交流感觉的谈话节目。

然后现在觉得在素人打造这方面我们也挺拿手的,还是有一些自己的秘籍,怎么把一个人从很普通的、完全没有电视经验的一堆人里挑出来,然后去挖掘他的性格,塑造、培养他,我们在这方面还是很有眼光和想法的。

做第四季的难点并不在选题荒

悬在头顶的那把达摩克里斯之剑从未变过

暂时平息了冠名危机的《非正式会谈》,其第三季节目的录制已经接近尾声。余晴和李琳说,第四季的计划她们已经在筹备中。

这段时间以来,《非正式会谈》获得的荣誉也不少,比如获得了2016年金塔奖大学生最受欢迎的综艺节目奖,与《火星情报局》和《天天向上》并列。此外,还在泽传媒发布的2016常规综艺节目全网融合力榜上拿到第五名。

同时,这档节目还因为文化交流的气质,意外在国际上收获广泛影响力,比如此前是世界卫生组织的合作方,现在则是2017凤凰国际论坛的合作方。

捕娱记:有了荣誉,也有了粉丝的期盼,节目组方面压力大吗?

非正式会谈:我们有一段时间压力很大,就是在第二季结束、第三季开始的时候,当时因为各种原因选择换了一批代表,加上第二季的口碑累积得很好,第三季最初豆瓣评分飙到了9.8分。

那个时候真的压力会非常大,经常会去刷评分、刷评论,很在意粉丝和网友一点点的负面评价。困惑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就把这个困惑拿到节目里公开讨论,后来也引发了粉丝讨论,公开拿出来说了之后好像就释放了,后面压力没那么大了。

捕娱记:第三季结束后就会考虑第四季的制作了,已经做过一百多期节目,会出现选题荒的问题吗?

非正式会谈:关于选题荒这件事,第二季我们有更明显的困惑,当时就觉得是不是没什么可聊的了,确实有过一段瓶颈。

反倒是现在我们不是很担心,因为三季做下来我们发现,这个世界在不断发展,每天都在发生很多的事情,这些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纳入到我们的讨论范围之内,包括整个世界历史、世界地理、世界的风俗文化都可以入题,所以现在反而不觉得在选题上有很大的恐慌。

捕娱记:做第四季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非正式会谈:不会有新的挑战,挑战就是我们一直面临的经费紧张问题。到现在为了节省经费,每次都是一次录制两天,每天录制两期。

因为我们每一期的录制时长大概都在4到5个小时,基本上嘉宾睁开眼睛就被我们拉到棚里开始工作,然后一直到半夜把他们送回宾馆,第二天早上接着开始录。你想一个人每天要说那么多话其实是非常非常累,我们就用红牛、咖啡不断刺激他们。其实常规来讲,每天录一期节目会比较舒服,状态也比较放松,但是没有办法,必须这么折磨他们,也折磨我们自己。

捕娱记:未来还是会为经费、冠名这些问题担忧。

非正式会谈:没有冠名商最长的一段时间应该是第二季中间的一段时间,那个时候的心态,就是坚持。台里也一直对这个节目比较支持和看好。所以我们还是怀有希望在做这个节目。

包括我们主持人在第二季的结尾也说过,如果没有冠名商我们就众筹来做这个节目,其实这也是我们、包括很多粉丝的一种心理或者说是一种坚持,就觉得不会放弃。

虽然,很神奇的,我们现在居然迎来了不止有一个赞助商的不太真实的生活。

但是因为现在市场是这个样子,二线卫视的生存这么难,我们也不是一个红到那种程度的节目,基本上下一餐在哪里现在还不知道,所以就……先这么过着吧。

小精灵大作战

三国杀名将传破解版

萌宠贪吃蛇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