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书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网你起哄了吗

发布时间:2020-07-13 11:33:25 阅读: 来源:书套厂家

摘要:各种意见、各种言论交汇、交流、交锋,引发网络混战,没有一种意见占上风,“真理越辩越明”的情形难以出现

互联网成新舆论场

在互联网等新媒体和传统媒体所共同形成的新兴媒体场中,舆论发生的机制也发生相应变化,新的舆论场正在形成。以往网上舆论依赖传统媒体而形成的局面,已发展成网上舆论可以先生成,反过来影响传统媒体,形成两者互动。如果从信息发布的形式和途径进行划分,则形成了官方和民间两个舆论场:

一是各级党委、政府通过权威发布和权威解读等方式,自上而下主动释放信息而形成的“官方网络舆论场”。其中,报纸、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是信息的主要来源,网络等新媒体只是传播载体。

二是依靠网民自下而上的“发帖、灌水、加精、置顶”而形成的“民间网络舆论场”,网民和论坛版主、博主是这种传播模式的主体。

目前,这两个舆论场从内容到语境都存在差别。“官方网络舆论场”在涉及国家大政方针等重大题材上占据统治地位,而“民间网络舆论场”在涉及贪污腐败、贫富差距、行业垄断、社会保障、城乡差距等涉及公平公正的话题上,更容易被网民认可。

要处理好这两个网络舆论场的关系,一方面要使官方网站在语言表达、内容选择等方面让公众看得懂,易接受,更亲切;另一方面可以积极回应和引导民间舆论场出现的热点舆论,或者通过技术手段在官方网站搭建互动平台,吸纳和承担部分民间舆论场的功能。(新闻与写作/肖培/作者为中共北京市委副秘书长尖锐湿疣病图片)

从“起哄”看网络舆论生态

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以往的舆论格局,使得今天舆论的走向呈现十分复杂的情形,舆论研究中的“意见领袖”、“议程设置”、“把关人”等等话题必须重新考量 ,当然关键还是认识网络舆论的新特征。

就舆论领域而言,互联网最具代表性的特征是它的双重性——即既是公共领域又是大众媒体的双重特性。作为公共领域,它是介于国家和个人之间的社会公共空间,是人们参与公众事务的场所,是可以相对自由地发表个人见解的场所;作为大众媒体,个人的见解和言论一经在网络传播,就意味着公开发布,与此同时,这种发布又成为公众舆论的一个组成部分。这样,以前人们所设定的种种界限,如公共领域和大众媒体之间,大众媒体和个人之间,个人言论和社会舆论之间本该有的区分在互联网时代统统变得模糊起来。

不过,尽管各种界限模糊,网络媒体跟传统的大众传媒的不同仍是显而易见的,网络媒体没有“把关人”(版主或网管只是事后的监管或屏蔽,不是在事先进行选择、组稿、编辑、加工等),因此个人意见的表达有相当大的自由度,特别是在自家的博客上写日志,似乎是很私密的行为,其实是在向全世界发布。不管意见是否成熟,言论是否经得起(自己的)推敲,一经发表,就成为舆论的一部分。某种意义上说,网络言论就是公众舆论或者等同于公众舆论。因为网络言论总是能将其他传统媒体的声音包容进来,并在共时性互动的过程中,有所吸纳,有所整合。

网络言论难免鱼龙混杂,所以今天的公众舆论在网络上也呈现相同的态势,各种意见各种言论纷至沓来,交流、交叉、交锋,乃至互拍板砖,引发网络混战,最后没有哪种意见占上风,想象中的“真理越辩越明”的情形似难得出现。即尽管意见纷呈,各种言论交汇,但是在网络论争中,较少有两军(两种意见)鲜明的对垒,并且较少有最后“正确”的一方彻底战胜“错误”的一方情形发生。这似乎也在告诉我们,日常生活中欧式双眼皮价格不是只有互相对立的两种意见,未经提炼的日常生活不能仅仅用正确和错误来评判,网络舆论的复杂性是生活的复杂性的体现,也可以说,网络的出现加剧了生活的复杂性。

由此,通常传播学意义上的“意见领袖”在互联网时代已经遁形,意见领袖或者叫舆论领袖是人们进入工业社会,进入都市生活后的产物。从传统社会,从家长和家族的庇护下走出来的人们,在踏进现代大众社会后,多少会有所迷失,有所依赖,于是人际交往环境中的意见领袖应运而生。意见领袖是能对周围人群施加影响的人,有一定的人格魅力,这些人以其经验和相对丰富的知识,在一定的人群范围内充当着“先知”的角色。然而,在印刷媒体时代向网络社会转型的过程中,人际关系的重新组合(以网络为纽带),知识、经验的获得和传播方式的改变等,铲除了人际关系中的意见领袖的产生土壤(或者说换上了明星和粉丝的产生土壤),电子社区中的意见领袖(如果可以这么套用的话)是相对非人格化的,并且有频繁的更换。

在网络上,尽管各种意见,各种言论都有表达的机会,但是言辞尖锐的言论比较受欢迎,这类言论因尖锐而简短、因简短而明快,很有鼓动力。当然有鼓动力的网络言论,并非诉诸理性和内在的逻辑力量,而是诉诸修辞,并迎合网民情绪。与此相对,细致说理的,面面俱到的,特别是引经据典的帖子容易下沉。乍一看,网络是情感排遣、宣泄的场所,是网民情绪的晴雨表,似乎不是一个适合培养理性能力的环境,所以建设良好的网络舆论环境似乎是一个格外艰巨的任务。但是也不尽然,网络上的各类信息汇集,各种见解交锋,为人们提供了宽阔的视野,所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有利于理性判断。另外,网络生活带来了新的节奏,昨天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可能转瞬之间就发生在自己头上,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或者六十年风水轮流转的说法,在网络时代都应该大大修正,因为网络加快了日常生活转换的节奏,它迫使人们凝练思维,改善表达。所以网络也是提高人们素养和辩证逻辑能力的最佳场所。

在网络舆论的生态中,最值得警惕的现象是其突发性和起哄性质,还有道听途说、以讹传讹、泄私愤等等。面对此种情形,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怎样规范网络言论,树立正确的舆论导向。其实上述情形的出现不仅是网络现象,也是人性弱点和恶习的反映,只不过网络放大了这些人性的弱点和恶习而已。网络的公开、透明既伸张了正义和公道,也将个人的恶习昭示天下。因此,如何参与网络讨论,如何应对网络舆论是公民在现代社会生活的必修课,它不是几个主管部门所谋划的具体策略,也不是某些企业的危机公关手段的运用,而必须从提高公民的整体素质入手。因为社会舆论引导不是泄洪,不是企业或某个单位规避风险的谋略。社会舆论引导的首要任务是建设健康的网络舆论环境,培养负责任的公民心态和良好的网络生活习惯。这应该是社会的共识,也是全体网民应该承担的职责。(北京日报/蒋原伦)

“五毛党”一个商业化的造谣集团

世界著名的媒体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波兹曼最先表达了对电视时代文化成为娱乐附庸的忧虑,但如果他能够到中国互联网上来溜达一圈,就会发现他那本著名的《娱乐至死》需要出一本续集。因为网络时代已经让电视时代的一切成为小儿科,当他讽刺电视时代的美国公众话语已经被拉斯维加斯的老虎机和歌舞女郎操纵时,他绝不会想到互联网时代的舆论正在被一群“五毛党”操纵。

据央视报道,一半网络热帖是由网络公关公司聘请大量“五毛”人为制造的产物,网络公司不仅可以左右舆论,甚至可能挟舆论之威影响法院判决。“五毛党”的起源要追溯到民国时期,但“五毛党”在网络上大放异彩只是近年的事情。作为一种沉默的监视力量,“五毛党”和“绿坝”、“河蟹”构成了互联网的独特风景。“五毛党”是一种类似于东厂特务的危险种群,它像“文革”时期的各种盯梢者、密告者或者小时候喜欢给老师打小报告的学生干部,潜伏在各种论坛和社交网站上,以至于让自由言论者颇有些人人自危。正因为“五毛党”这种恶劣品行,在互联网上,“五毛”是一种顶级的骂人方式,当网友将所有能够搜罗出的“国骂”用完再无可骂时,就开始嘲讽对方为“五毛”。

当一种手段被认为行之有效时,政治和商业力量都不会放过,因为无论是政治还是商业,基础都是民意。因此,“五毛党”成为残酷的商业竞争中的舆论打手。无数的“五毛”汇聚成伪民意的公共场,煽动“不明真相”的民众跟着起哄、攻击和制造事端。某种程度上,社会的舆论已经不仅仅只掌控在宣传部门和传统媒体的手中,商业力量大量渗透进舆论领域,扮演中国舆论的幕后推手。

“五毛党”是网络时代舆论被操纵的新现象。“五毛党”的存在让我们对互联网促进舆论进步和言论自由充满担忧,因为多数“五毛党”恰恰是自愿成为舆论操纵链条中可怜的寄生虫。他们是热爱自由的网民的内部叛徒,一方面享受言论自由的好处,一方面在破坏言论自由的根基。媒体惊呼“五毛党”是一个网络黑社会,这个黑社会却在很大程度上迥异于现实的黑社会。“五毛党”的出现让商业力量直接左右舆论,将一个庞大的造谣集团组织化、商业化、程序化,无限繁殖的网页和言论自由的幌子,给谣言提供了一个合法生存的舞台。(南方日报/朱迅垚)

庄河订制工作服

咸阳西装订制

宁夏订做西装

扬州西服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