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书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开宝马的弱势群体

发布时间:2020-07-13 11:03:53 阅读: 来源:书套厂家

瓜田推荐辞:张心阳写过一篇《无序社会人人都是弱势群体》,跟曾颖写的这一篇,写法不同,但意思可以互为注解。这一篇主要是写民营企业家的处境,列举了几个感性的例子,说明他们也是实实在在的弱势群体。社会失序,谁都有挨宰的时候。

我不是为了找抽,才起这么一个欠扁的标题。事实上,这八个字是在我心中纠结了许久的一种感受,这感受来自于我近半年来亲身参与处理过的一些事情,而本周以来,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起因是一个开宝马的人的哭诉。此人与我相熟多年,早年单枪匹马来省城,凭着聪明的头脑和吃苦耐劳的拼劲,创下了一个广告公司的家业,他广告公司的核心产业,是市内主要街道上的几个巨型户外广告牌,凭着这几块资源,他带着几十个员工拼杀于广告界,过上了中产阶级的生活,有房有车,年收入几十万,做梦都是笑着的。

但他的笑梦并不长久。不久前,城市综合治理领导小组下发通知,文件名称很正面也很辉煌,说是要治理城市乡村的环境,这本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但就像以往的许多通知一样,一大堆正面阳光的词汇之下,总是暗藏刀锋——在整治的旗号之下,当初明里暗里真金白银取得合法经营权的广告牌,一夜之间变成浮云。接下来,便是义正词严的强拆,他们想申诉甚至想打官司,都找不到对手,出文件的,是一个不具备主体资格的“领导小组”,这场面有点像周星驰电影中的琴音杀人,对方砍你,刀刀见肉,而你砍对手,无影无形。

他来找我,是希望死马当成活马医地为他写份申诉状。讲到恳切之处,眼泪长流。但我告诉他,这种做法除了自我安慰之外,再无别的作用。而且,他并不是第一个在我面前哭的开宝马的人,半年内,至少还有两个人和他一样,但这种方式,用处不大。

另一个哭诉者,是一个开苗圃的老板,N年前应川北某地政府邀请去当地投资,其时有一块地,因政府下属一企业欠巨债无法偿还,于是请他救急帮忙还债,并签合同,以地抵他的债。当时此地是河滩地,并不值钱,他于是接手下来,用做苗圃。十年之后,时过境迁,此处土地成为黄金地带,增值数十倍。现官不认前官所签合同,着令国土局以多年闲置未开发之罪名,将地收回。罔顾数十亩苗圃一直茂盛生长的事实,一夜之间强拆干净。当年替政府还的债,以活期储蓄利率发还,表面的仁至义尽,难掩豪夺的事实。那位老板来找我,是想请我帮忙证明,苗圃种植,也是正常开发。说到动情之处,嚎啕大哭。

还有一个老板的哭更喜剧。他因为不知内情,将一笔钱借给了另一个正在和政府打土地官司的人,结果被视为不安定因素,相关领导只小小动了下指头,让税务局去查他家的账,他于是轻飘飘地就进了班房。他的儿子来找我,是希望我能找几个记者,帮他父亲澄清历史旧账和现实的关系,并为他们呼吁一下。说到办企业的艰难与不易,哭得跟个娃娃似的。

以上几个人,都是如假包换的中产阶级。他们在许多人眼中是风光无限的。但事实上,他们的抗风险能力是相当弱的,在某些不受法律约束的权力面前,他们甚至是弱不经风的。与下岗工人和被拆迁农民相比,他们是另一类弱势群体,他们的抵抗偏弱,而又掌握了一定的财富与资源,往往更容易被盯上,就这一点看,他们的劣势,甚至更明显。

如果公权不能得到法律和制度有效的限制和驯服,那么,所有的人,都感觉自己是弱势群体,就是很自然的事情。是故,也就有了《人民日报》也不得不承认的那篇关于人们弱势感受的调查。(文:曾颖)

宁安工服订制

保定工服定做

盐城工作服订制

泸州西服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