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书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万名钢铁花木兰上前线纪录抗击IS库尔德女兵肇庆资讯在线

发布时间:2020-02-03 06:22:22 阅读: 来源:书套厂家

中新网8月10日电 近几年来,一个名为“伊斯兰国”(IS)的恐怖组织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他们的目标是在阿拉伯世界建立一个逊尼派神权国家。2014年9月起,该组织开始进攻叙土边境重镇艾因阿拉伯(又称科巴尼),导致数百人丧生。今年1月,经过四个多月的战斗,库尔德人武装已经控制了艾因阿拉伯,打击了“伊斯兰国”的嚣张气焰,但整个小镇满目疮痍,面临的威胁仍未解除。

面对这个残酷的极端组织,一支“库尔德娘子军”规模日益扩大,逐渐为外界所知。这支拥有一万多战士的“女子兵团”在抵御“伊斯兰国”武装的行动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她们主动要求参军,巾帼不让须眉,在战火中燃烧了自己的青春。谁说女子不如男?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她们,每个人都是库尔德的“花木兰”。

“我们和男人一样,没有什么不同”

现年28岁的艾因阿拉伯居民阿夫欣科巴尼一年多前还是一名教师,在“伊斯兰国”攻势持续、家乡面临威胁时,她果断弃笔从戎,加入家乡保卫战。虽然会因此失去不少朋友,但她仍决定加入战斗。科巴尼说:“这是我们的土地,如果我们不保卫它,谁会来保卫它?”经过数月战斗磨炼,科巴尼已经成为艾因阿拉伯一支武装分队的指挥官,统筹领导下属男性和女性战斗人员。“我们和男人一样,没有什么不同。”科巴尼说,“我们可以胜任任何工作,包括武装行动。”

“我要么会杀死他,要么打死我自己”

每名女战士都清楚,现在的每一天“都可能是生命的最后一天”。20岁的库尔德女子内斯林阿卜迪是一名医学院学生,来自中产阶级家庭,本可以过稳定快乐日子的她,却因“伊斯兰国”的威胁毅然决定加入“女子兵团”。阿卜迪说,自己平时随身携带一支自动步枪,如果遭遇极端武装人员,“我要么会杀死他,要么打死我自己”。阿卜迪表示,“对‘伊斯兰国’来说,被女人打死意味着无法进入天堂,我们要激烈反抗,让他们知道他们将被女性打死。”

“我会去前线的,无论我是不是要生孩子了”

在“库尔德自由斗士第二营”的队伍中,25岁的奥马尔在去年8月时,已怀有4个月的身孕,但她当时仍在接受训练。奥马尔毫不迟疑自己的选择,“如果我被征召去前线,我会去的,无论我是不是要生孩子了,”奥马尔说,这是她身为士兵的责任。从戎并没有妨碍她们每天在家庭的生活。

“女性也能保家卫国,这是一种荣耀”

库尔德的女兵们和特种部队一同训练,训练强度相同,任务难度也相同,其中包括45天的个人训练和2年的军官学校课程。当训练结束后,女兵们会奔赴前线,与男人们一起战斗。所有应征的女兵必须年满18周岁,至少得有中学学历。一名自1996年加入的女兵说,面对“伊斯兰国”的侵袭,仍选择继续拿起武器进行反抗。“现代穆斯林国家让女性也能保家卫国,这是一种荣耀。我们与男兵们待遇一样,当然,要求也一样。”

“身为民族的一员,我们必须要支持战斗”

面对媒体和外界,这些姑娘们对自己的身份都表现得很骄傲。一名已经是2个男孩母亲的女兵在上战场前表示,战争之于她是激动人心的,“我已经训练了8年。我一点都不怕,我将要守卫自己的国家,这太激动人心了。”在接受美国电视台采访时,一位年轻的女兵则对着镜头笑称:“这场战争是有关库尔德人的荣耀。身为民族的一员,我们必须要支持战斗。”

“库尔德斯坦需要女战士”

吉汗克利马基今年31岁,为了加入库尔德民兵组织,她放弃了在当地报社的工作。体格健壮的她承认,起初端起武器时颇为尴尬,开火时把自己都吓坏了。即便如此,训练让她逐步重拾勇气。在她看来,更多的库尔德妇女应该参军,“库尔德斯坦需要女战士”。

“伊斯兰国”一直以对女性及少数族裔的残酷行径而出名,而库尔德娘子军的存在,给了其迄今为止最沉重的打击。BBC的记者这样描述库尔德娘子军:一身戎装,肩扛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看起来和其他士兵没有什么区别。但收进帽子里的长发,和脸上稍许的妆容,才让人恍然大悟——啊,这是女兵。(完)

网上预约挂号怎么预约

预约挂号服务中心

名医汇

名医汇

相关阅读